旧雨

大帅比

低俗小说

记梗
本来打算pwp,结果不知道写了个什么
这里的小少爷看起来可能会有点Lucien的感觉

(一)
Peter Parker落荒而逃,无暇顾及背后的一切,直到过了几个街区才俯下身,手掌支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被恶魔追杀着一般。夜间冰冷的空气吸入肺腑中,吹拂掉冒出来的细细的汗水,才多少带回来了一点理智,漫无目的的走了两步,才懊恼的想起来自己的自行车忘在了那栋被粉刷的洁白的小别墅前。
烦躁的踢开挡在路上的一颗小小石粒,发生的一切令他心烦意乱,周遭的一切声音,眼前看到的一切事物都在搅弄着他的神智,不自控的想起那个骨节分明的手 淡色的眼眸,殷红的唇瓣。该死,又走了回来。抬眸又是那个修剪整齐的花园,还有那粉刷的洁白的墙。
一切仿佛都脱离了轨道一般,横冲直撞,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的失常都归功于前几天突然窜出来,出现在他轮前的那只黑猫,漆黑的毛色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而那双绿莹莹的眼睛,则给沉醉在夏日夜晚微凉的清风中,迷迷糊糊骑着自行车的Peter吓了一跳。车把别扭的转向,慌忙的一个转弯,结果却仍听到碰撞声和一声不满的咒骂。Peter的屁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手掌在粗粝的石子路上摩擦的生疼,自行车歪倒在一旁,车轮还在转动着,发出车轴齿轮咬合的声音。甩甩头眼镜倒还好好的呆在它该在的地方,挣扎着也慢慢站了起来,看样子只是一些皮肉伤。而一旁响起的一声痛呼引起了自己的注意,慌里慌张的向那个倒下的黑影一瘸一拐的走去,对方是个成年男子,却因为昏暗的灯光看的不甚清晰。小心翼翼的将人搀扶起来,在不小心抓到人的手臂的时候引起了更大的一声呻吟以及接连不断的抱怨。面对这样的情形Peter不负众望的一顿手足无措
“对不起,真的十分抱歉,我...我只是为了避开刚刚的那只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在啰里啰嗦了一堆却没有什么有效行动之后,Peter Parker非常荣幸的获得了一个白眼。
“我不是什么瓷娃娃一碰就碎,所以收起你那只有在我的葬礼上才能看到的难过表情。啧,现在我需要去医院。”
那人终于开口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痛,Peter总觉得他的声音有着些许鼻音,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虽然正常人遭受这样的事都会感觉挺不公平的。又意识到了自己在发呆,赶忙以迅速的动作,弥补之前自己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声音而走神的举动。
不顾腿上的隐隐作痛,麻利的在大路上打到了出租车,搀扶着连发色都没有看清的比自己矮了半头的陌生人上了车。在车上,Peter的嘴巴也没有闲下来,只不过不是道歉,而是在电话里和May解释今天晚归的原因。感觉到有视线的注视,但是只顾着焦头烂额让May不要担心自己,相信只是一个小小的事故.
在医院亮堂的灯光下Peter才看清这个陌生人,看样子年龄和自己相仿,却多了更多的稳重,或许是因为他因疼痛而蹙起的眉头,或许是因为梳的一丝不苟到淡金色头发,又或许是因为那双浅色的眸子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冷淡。
May还是不放心赶了过来,看到人胳膊上缠上的绷带,毫不留情给看起来仍有些状况外的Peter甩了一记带有责备意味的眼刀,走到那位陌生人面前“真是十分抱歉了,Peter这孩子总是毛毛糙糙的,办事也办不好。”Peter张张嘴仿佛试图辩解什么,看着人维持着的彬彬有礼的表情,又咽了回去。May还在和那位金发男子嘘寒问暖,听着May的话题越来越跑偏,不一会儿可能就扯到自己把衣服混着洗洗出国旗色的事情抖搂出来,这个Peter实在不愿意让眼前的了解到这种事情。终于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向前半步,自以为不算生硬的接下了话茬你刚刚因该也了解到了,我名字叫peter parker,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Harry,叫我Harry就好。”

高考回来把lofter下回来,发现屯的粮意外的多。我他妈磕爆!!!!!

这样就很过分了啊摔!(╯‵□′)╯︵┻━┻我就负责看看是啥,这玩意我才不会去写呢!!

这。大概是我的男朋友。。和他的女朋友(????)

开了一个如果主角是男性的脑洞。。

大概可能是全员向的吧,就我x所有人(*/ω\*)。                   最近玩这个游戏上瘾,明明。也没啥意思啊,为啥就有这么大的瘾呢。             就是太忙了,好想写啊,没时间。            应该还带的有all怼怼这种倾向的吧。                其实不能算是什么正片,应该就是对一些东西的吐槽,以及你们的老公发现本来应该是软妹的女主变成了个糙汉子的惊慌失措,对贞操的担忧(并没有)                         有时间的话就。动笔了           ps:这特么的咋打tag???

当你和别人共用一个麦克风时你应该怎么做。                                 
p1朋友距离和p2他们说他们是朋友的距离。
emmmm陷入深思

记梗(四?)

我我我,大半夜的突然精虫上脑∠( ᐛ 」∠)_
突然想到abo设定_(:D)∠)_
某个红发美人妥妥的是个omega啊,就是什么味道呢,是那种特别刺激的容易让人上瘾的味道,还是那种和他非常有反差的那种,淡淡的甜甜的味道呢。都好喜欢啊。
这边abo设定也不会太明显,顶多就一个催情作用(。
在台上肆意释放信息素啥的,要是那种abo设定,估计是真的贞操不保_(:з」∠)_
我吱哥感觉其实不是很alpha啊,就beta吧。
我看起来就优雅的吱,信息素也要高贵的(没错这个beta也有味道,没有为什么,我想,任性)吱的味道就是沉香吧,之前看沉香木味道接受,说是放在鼻子前闻不到,拿远了香气自会飘过来,这简直就是我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即视感啊。
然后就带屎叔玩一波吧,奈何吱哥竞争力太强,slash估计得是个备胎。对屎叔好点吧,让他当一波alpha吧,就麝香吧,稍苦微辣,味道浓烈,很容易陷进去,但是久闻又会厌烦的那种,果然只适合做备胎啊,心疼。
豆腐小傻啥的还都没想好,回头补上吧(*/ω\*)想看发情期的某个

清纯小姑娘系列(*/ω\*)
真的是个娘们啊(*/ω\*)
怎么这么好看,想日

哦!我的小妖艳贱货,磨人的小妖精!
所说不是同人,但是留给大家脑补空间胜似同人吧_(:з」∠)_(我就是要打摇滚同人的tag,怎么着了吧)

记梗(三)

果然是在学校太闲了吗,我又不要脸的来占tag,总是发这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鬼东西,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这次的脑洞终于不是花式搞玫瑰了,是一篇IA,非竹马设定,年龄差,架空,ooc,各种没逻辑

izzy是一个老师,那种年轻的时候有着放荡不羁的摇滚梦,但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成了个本本分分的老师,压制本性,被社会大熔炉同化着。
在酒吧喝闷酒时,把玫瑰错认成自己学生,准备把这个未成年揪出去时,发现认错人了。玫瑰那暴脾气,二话不说捞着吱吱就打了一架,真.吱吱就这么觉醒了,想要摆脱这种无聊的生活。
玫瑰肯定是打不过觉醒的吱吱,就被按倒在地上,就觉得很委屈,我妈不爱我,我亲爹抛弃我,养父是禽兽,tmd来酒吧发泄一下居然还要被打QAQ(住手,玫瑰怎么可能这么软)
总之就是俩人打出了伟大的革命友谊,两个相差八岁的人就坐在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大吐苦水,尽管也不知对方听进去了多少,各自说各自的却迷之默契,中间夹杂着一些偷偷观察。尽管素不相识,尽管两人之间有着年龄差,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你逝去的青春啊,吱哥)
吱吱却发现红毛少年身上的一半邪恶一半善良的气质那么令人瞩目,玫瑰也觉得,这个钱半个小时快让自己气炸了的黑毛男人,稳重表现下的那种疯狂如此吸引人。
(接下来是不是应该理所应当的开个房啥的)

我的少女心是不是有点过分了。